您当前位置:主页 > 妈网女主播 >

妈网女主播Class teacher

伊朗弹道导弹家族新成员:“城堡破坏者”

2022-05-11  admin  阅读:

 

 

  近期,伊朗革命卫队曝光了名为“城堡破坏者”(Kheibar-Shekan)的新型弹道导弹,射程达1450公里,可覆盖中东地区大部。据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伊朗武装部队参谋长穆罕默德·巴盖里与伊朗革命卫队空天部队司令阿米尔·阿里·哈吉扎德共同为这款导弹揭幕,并宣布,“城堡破坏者”由固体燃料推进,能突破敌军反导系统,重量较上一代产品减轻1/3,发射准备时间是同类导弹的1/6。

  除了官方报道,伊朗并未公开“城堡破坏者”导弹的更多信息。从照片可以看出,该导弹在外形上与之前的“迪兹富勒”导弹相似,采用鸭式气动布局,弹头为尖锥形,配备4块直角三角形控制翼,弹体尾部配备4个切尖直角三角形尾翼,控制翼和尾翼呈45度角错开。

  “城堡破坏者”的名称也和“迪兹富勒”导弹异曲同工。“迪兹富勒”取自伊朗一座圣城,即古代萨珊帝国的发源地。“城堡破坏者”中的Kheibar是圣地麦地那附近的地名。基于这种联系,有分析认为,“城堡破坏者”是“迪兹富勒”的改进型。

  “迪兹富勒”导弹于2019年首次试射,射程1000公里,是2016年亮相的“佐勒菲卡尔”导弹的升级版,而“佐勒菲卡尔”是射程500公里的“征服者”313导弹的放大版。由此看来,最新的“城堡破坏者”同样可以划入“征服者”家族。

  性能参数方面,“迪兹富勒”的弹体直径由“征服者”系列的610毫米增至700毫米左右,长度由原来的8.86米增加到10.3米左右,重量由“征服者”313的3.5吨至4吨增加到5吨至6吨,可携带700公斤重的弹头。在整体设计大致不变的基础上,“城堡破坏者”比“迪兹富勒”多出450公里射程,横空出世的它无疑是“征服者”系列中的新星。

  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伊朗从“导弹袭城战”中汲取了经验教训。从那时起,伊朗就想方设法发展弹道导弹技术,试图建立国产导弹的技术基础。经过多年努力,伊朗弹道导弹家族逐渐壮大,战斗力不断增强,相继开发出“征服者”“流星”“泥石”三大系列,其中,射程超过2000公里的型号有“卡迪尔”H/F液体燃料单级导弹、“支柱”导弹和“泥石”-2两级固体燃料导弹等。

  由于具备结构简单、操作方便、无需提前加注燃料、安全性强等优点,固体燃料导弹近些年很受各国青睐,伊朗武器库中的固体导弹型号和数量急剧增加。不过,在“城堡破坏者”服役前,伊朗缺乏射程在1000公里到2000公里之间的固体燃料导弹。前者在当下这个时间点登场,补上了伊朗远程打击火力的短板。

  对伊朗导弹部队来说,1000公里内的目标由“征服者”系列和“佐勒菲卡尔”导弹负责,“城堡破坏者”的射程刚好在射程1000公里的“迪兹富勒”和2000公里的“泥石”-2之间,实现了作战体系的无缝衔接。它1450公里的射程足够覆盖中东主要区域,这也是伊朗重点关注的预设战场,因此,“城堡破坏者”为伊朗提升地区军事影响力提供了新的选项。

  与射程更远的“流星”-3导弹(长约16米)、“泥石”-2导弹(长约18米)相比,“城堡破坏者”算是“小个子”,威力有所不及,但可以通过反应速度和机动性上的优势弥补。“流星”-3的发射准备时间通常长达数小时,“泥石”-2导弹的准备时间也有30分钟。

  根据伊朗官方公布的数据,“城堡破坏者”的发射准备时间缩短至几分钟,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伊朗地形以高原为主且公路交通发达,“城堡破坏者”在野外机动时可以沿用“征服者”系列的运载和发射车:一种基于奔驰或依维柯商用卡车底盘,车上装有1具发射架,并覆盖伪装网;另一种是6×6军用卡车底盘,包括源自白俄罗斯的MZKT系列和伊朗自行研制的发射车,后一类车辆具备更好的越野性能,能搭载两枚导弹。

  一般认为,陆基中程导弹具备公路机动能力后,对手发现和摧毁这种射程远、体积小的目标将愈发困难,伊朗将由此形成对周边地区更加灵活有效的精确打击能力和战略威慑力。

  经过不断升级和多年实战的洗礼,“征服者”系列导弹变得越发犀利。2017年6月18日,伊朗发射了6枚导弹,打击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地区的营地,消灭了基地内的人员和设施。2018年9月9日,伊朗使用7枚“征服者”110导弹,对位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武装进行攻击,杀伤了正在开会的数十名指挥官。2020年1月8日凌晨,伊朗革命卫队向驻有美军的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15枚“征服者”313导弹,有20个重要目标被导弹命中。结合伊朗导弹既往的战绩看,“城堡破坏者”的作战能力是有保障的。

  “城堡破坏者”导弹的另一个技术亮点是它搭载了“发射后不管”制导系统,兼顾重量轻、射程远、抗干扰、飞行高度低、攻击突然性大、命中精度高等特性。这款导弹大批生产和列装后,其战略影响力会随着技术的进一步成熟而持续增强。有分析认为,伊朗会像之前那样,自己发射导弹,进行实战性能测试,或是对外输出导弹,利用也门等地的战事间接检验武器质量,在充分搜集数据后加以改进。

  对伊朗而言,最大的威胁来自美国海军,因此,伊朗近年来的新型导弹都有“先陆后海”的特色。比如,伊朗在“征服者”110的基础上开发出精度更高的对海打击型——“波斯湾”导弹,射程约300公里,可携带500公斤弹头,最大飞行速度为3倍音速。在“征服者”313的基础上,伊朗发展了拥有更强制导能力的对海型——“霍尔木兹”-2,射程达400公里,最大速度为4倍至5倍音速,命中精度提升到5米至8米。

  伊朗官方公布的军演视频显示,“霍尔木兹”-2导弹曾准确命中150公里外的靶船,意味着伊朗导弹部队能随时打击游弋在波斯湾、阿曼海的大型军舰。未来,如果伊朗研制出“城堡破坏者”的对海打击型号,将极大地提升本国防御纵深,有利于改变自身与美国海军的实力对比。

  得益于无人机技术的迅速发展,伊朗在无人机+弹道导弹的协同作战方面同样取得了很大进步,无人机开始成为伊朗弹道导弹的“威力倍增器”。2021年1月,在伊朗中部沙漠举行的“伟大先知”演习中,伊朗“神风”无人机摧毁了模拟的敌军防空系统,还使用“佐勒菲卡尔”、“迪兹富勒”、升级的“泽尔扎尔”导弹和无人机,对假想敌进行精确打击。

  对海作战方面,伊朗逐步积累经验,推动无人机和导弹配合。伊朗无人机曾多次抵近美军航母进行侦察。以伊朗目前的技术水平,如果能获知敌方舰队的大致方位,就可以派出侦察无人机跟踪目标,然后使用攻击无人机和弹道导弹,对进入射程范围的目标实施集中打击。即使无法击沉航母,导弹也能对暴露的舰载机和雷达等电子设备造成严重威胁。不难想见,未来的“城堡破坏者”对海打击型仍然会发扬射程远、机动性强、隐蔽性好的一贯优点,如果它有机会与无人机联手,或许能成为伊朗最有效的“撒手锏”。

  近期,伊朗革命卫队曝光了名为“城堡破坏者”(Kheibar-Shekan)的新型弹道导弹,射程达1450公里,可覆盖中东地区大部。据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伊朗武装部队参谋长穆罕默德·巴盖里与伊朗革命卫队空天部队司令阿米尔·阿里·哈吉扎德共同为这款导弹揭幕,并宣布,“城堡破坏者”由固体燃料推进,能突破敌军反导系统,重量较上一代产品减轻1/3,发射准备时间是同类导弹的1/6。

  除了官方报道,伊朗并未公开“城堡破坏者”导弹的更多信息。从照片可以看出,该导弹在外形上与之前的“迪兹富勒”导弹相似,采用鸭式气动布局,弹头为尖锥形,配备4块直角三角形控制翼,弹体尾部配备4个切尖直角三角形尾翼,控制翼和尾翼呈45度角错开。

  “城堡破坏者”的名称也和“迪兹富勒”导弹异曲同工。“迪兹富勒”取自伊朗一座圣城,即古代萨珊帝国的发源地。“城堡破坏者”中的Kheibar是圣地麦地那附近的地名。基于这种联系,有分析认为,“城堡破坏者”是“迪兹富勒”的改进型。

  “迪兹富勒”导弹于2019年首次试射,射程1000公里,是2016年亮相的“佐勒菲卡尔”导弹的升级版,而“佐勒菲卡尔”是射程500公里的“征服者”313导弹的放大版。由此看来,最新的“城堡破坏者”同样可以划入“征服者”家族。

  性能参数方面,“迪兹富勒”的弹体直径由“征服者”系列的610毫米增至700毫米左右,长度由原来的8.86米增加到10.3米左右,重量由“征服者”313的3.5吨至4吨增加到5吨至6吨,可携带700公斤重的弹头。在整体设计大致不变的基础上,“城堡破坏者”比“迪兹富勒”多出450公里射程,横空出世的它无疑是“征服者”系列中的新星。

  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伊朗从“导弹袭城战”中汲取了经验教训。从那时起,伊朗就想方设法发展弹道导弹技术,试图建立国产导弹的技术基础。经过多年努力,伊朗弹道导弹家族逐渐壮大,战斗力不断增强,相继开发出“征服者”“流星”“泥石”三大系列,其中,射程超过2000公里的型号有“卡迪尔”H/F液体燃料单级导弹、“支柱”导弹和“泥石”-2两级固体燃料导弹等。

  由于具备结构简单、操作方便、无需提前加注燃料、安全性强等优点,固体燃料导弹近些年很受各国青睐,伊朗武器库中的固体导弹型号和数量急剧增加。不过,在“城堡破坏者”服役前,伊朗缺乏射程在1000公里到2000公里之间的固体燃料导弹。前者在当下这个时间点登场,补上了伊朗远程打击火力的短板。

  对伊朗导弹部队来说,1000公里内的目标由“征服者”系列和“佐勒菲卡尔”导弹负责,“城堡破坏者”的射程刚好在射程1000公里的“迪兹富勒”和2000公里的“泥石”-2之间,实现了作战体系的无缝衔接。它1450公里的射程足够覆盖中东主要区域,这也是伊朗重点关注的预设战场,因此,“城堡破坏者”为伊朗提升地区军事影响力提供了新的选项。

  与射程更远的“流星”-3导弹(长约16米)、“泥石”-2导弹(长约18米)相比,“城堡破坏者”算是“小个子”,威力有所不及,但可以通过反应速度和机动性上的优势弥补。“流星”-3的发射准备时间通常长达数小时,“泥石”-2导弹的准备时间也有30分钟。

  根据伊朗官方公布的数据,“城堡破坏者”的发射准备时间缩短至几分钟,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伊朗地形以高原为主且公路交通发达,“城堡破坏者”在野外机动时可以沿用“征服者”系列的运载和发射车:一种基于奔驰或依维柯商用卡车底盘,车上装有1具发射架,并覆盖伪装网;另一种是6×6军用卡车底盘,包括源自白俄罗斯的MZKT系列和伊朗自行研制的发射车,后一类车辆具备更好的越野性能,能搭载两枚导弹。

  一般认为,陆基中程导弹具备公路机动能力后,对手发现和摧毁这种射程远、体积小的目标将愈发困难,伊朗将由此形成对周边地区更加灵活有效的精确打击能力和战略威慑力。

  经过不断升级和多年实战的洗礼,“征服者”系列导弹变得越发犀利。2017年6月18日,伊朗发射了6枚导弹,打击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地区的营地,消灭了基地内的人员和设施。2018年9月9日,伊朗使用7枚“征服者”110导弹,对位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武装进行攻击,杀伤了正在开会的数十名指挥官。2020年1月8日凌晨,伊朗革命卫队向驻有美军的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了15枚“征服者”313导弹,有20个重要目标被导弹命中。结合伊朗导弹既往的战绩看,“城堡破坏者”的作战能力是有保障的。

  “城堡破坏者”导弹的另一个技术亮点是它搭载了“发射后不管”制导系统,兼顾重量轻、射程远、抗干扰、飞行高度低、攻击突然性大、命中精度高等特性。这款导弹大批生产和列装后,其战略影响力会随着技术的进一步成熟而持续增强。有分析认为,伊朗会像之前那样,自己发射导弹,进行实战性能测试,或是对外输出导弹,利用也门等地的战事间接检验武器质量,在充分搜集数据后加以改进。

  对伊朗而言,最大的威胁来自美国海军,因此,伊朗近年来的新型导弹都有“先陆后海”的特色。比如,伊朗在“征服者”110的基础上开发出精度更高的对海打击型——“波斯湾”导弹,射程约300公里,可携带500公斤弹头,最大飞行速度为3倍音速。在“征服者”313的基础上,伊朗发展了拥有更强制导能力的对海型——“霍尔木兹”-2,射程达400公里,最大速度为4倍至5倍音速,命中精度提升到5米至8米。

  伊朗官方公布的军演视频显示,“霍尔木兹”-2导弹曾准确命中150公里外的靶船,意味着伊朗导弹部队能随时打击游弋在波斯湾、阿曼海的大型军舰。未来,如果伊朗研制出“城堡破坏者”的对海打击型号,将极大地提升本国防御纵深,有利于改变自身与美国海军的实力对比。

  得益于无人机技术的迅速发展,伊朗在无人机+弹道导弹的协同作战方面同样取得了很大进步,无人机开始成为伊朗弹道导弹的“威力倍增器”。2021年1月,在伊朗中部沙漠举行的“伟大先知”演习中,伊朗“神风”无人机摧毁了模拟的敌军防空系统,还使用“佐勒菲卡尔”、“迪兹富勒”、升级的“泽尔扎尔”导弹和无人机,对假想敌进行精确打击。

  对海作战方面,伊朗逐步积累经验,推动无人机和导弹配合。伊朗无人机曾多次抵近美军航母进行侦察。以伊朗目前的技术水平,如果能获知敌方舰队的大致方位,就可以派出侦察无人机跟踪目标,然后使用攻击无人机和弹道导弹,对进入射程范围的目标实施集中打击。即使无法击沉航母,导弹也能对暴露的舰载机和雷达等电子设备造成严重威胁。不难想见,未来的“城堡破坏者”对海打击型仍然会发扬射程远、机动性强、隐蔽性好的一贯优点,如果它有机会与无人机联手,或许能成为伊朗最有效的“撒手锏”。